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只向花低头 > 83擦肩
    只向花低头 作者:在言外

    



    83擦肩



    这个个子比她还要稍稍低一些,面容稚嫩,像市面上最精致的那一款陶瓷娃娃,看起来比她还小的一个小姑娘,居然是当朝皇后?!

    饮花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找个大腿抱抱,好帮自己逃离王府,现在是找到了,结果是始作俑者的亲妹。

    有没有人来告诉她,这腿究竟是抱得还是抱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是姐姐的客人,多谢姑娘了,请问尊名是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朝饮花上露,饮花。”

    “夜卧松下风,”萧浥然喃喃接了下半句,而后露出个明媚的笑来,“真是好名字,唤我浥然便好,渭城朝雨浥轻尘的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姐姐的闺名与我只有一字不同,取第一个‘渭’字。”

    饮花也夸回去一句,又说:“不过直呼娘娘闺名,似乎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萧浥然本想再说点什么,但一想到自小身边的人就是毕恭毕敬地对待她,从不敢越距一步,如今成了皇后,就更没人敢对她轻松放肆一点,绿盏在伺候过她的丫头里已经算不那么拘着的了。

    看来饮花姑娘也没有不同。

    她心里凉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忽听饮花开口道:“不过娘娘若是喜欢,私下里我们以名相称也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睛,饮花知道,自己这一步走对了。

    贵人们有个毛病,就是习惯被捧着、尊着,不能有大不敬的言行,这位新皇后似乎并没有。

    饮花从她的神情中读出些许落寞,以及很快的释然,想必是习以为常,但应当也期待有人能不那么相距甚远地真心相待。

    “天色将晚,我也该回宫了,”萧浥然面露无奈,语气歉疚,“饮花姑娘,我过几天派人来姐姐府上接你去宫里陪我说说话,好吗?”

    饮花:“不如就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萧浥然呆住:“啊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绿盏跟着饮花进宫,两个侍卫将人送到宫门,便自行回王府向王妃禀报。

    到府门时,一辆马车正慢慢停下,他们履行职责上前盘问。

    车夫嘴笨,见他们还配着刀就更害怕了,连连摆手,指了指车里。

    车帘这时被掀开,一阵风跟着松阔的僧袍卷来,带着淡淡的檀香。

    他们对这张脸还有印象,上回来过府上,临走前,王爷还亲自送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跟饮花姑娘似乎是一道的,叫什么来着。

    “贫僧寂行,求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是了,寂行。

    他们抱拳回了个礼,立刻回府通禀。

    先是将饮花姑娘去了皇宫的事说了一遍,王妃的神情教人有些捉摸不透,他们心间惴惴,继续说了寂行在门口求见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是看惯了主子脸色的人,顿时察觉到王妃在听见这事时,表情比方才松快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进来,你们就下去领赏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再见到寂行之后,两人的态度更恭敬了几分。

    寂行神色淡淡,看不出悲喜,朝他们颔了颔首,便跟在后头踏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上回走这条路,有人在耳旁小声地喋喋不休,说这里真好看,花草树木的品类怕是比清觉山上还多,他还低声告诫她少说几句。

    如今没了她的声音和那人在旁,竟顿生出了些许物是人非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她也正在这里,也不知道伤好得怎么样了,他们已经好多天没有见面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穿过重重庭院与幽长的廊道,抵达了这座王府的主人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王妃高坐堂上,并没有如上回一样迎上来,只是微微含笑着望着他。